荷包网文 > 鲜网辣文 > 鉴宝娘子 > 213兄妹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ynxy777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ynxy777.com

    苏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,又醒了来,原来是车子停下来了。顶点小说更新最快

    到了么?她揉揉眼睛,起身,就要爬出去。却是被木青一把给拦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一惊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木青探进头来,说:“前面堵住了。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暖挑了帘子,往外瞧去。

    此地是一条大街,前方五步远正围了不少人,窃窃私语,不时有小孩跑进跑出。路本不宽,一时堵了半条街面。

    木青下车,须臾回来,面色古怪。

    “小姐,前头有一对兄妹在自卖自身!”

    苏暖想了想,缩回了车厢,马车继续前进,根伯下马拉了马缰,哟喝着,缓缓驱散人群。

    人群向两侧散开,给马车让出一条道来,苏暖从晃动的车帘子往外看出去。

    靠墙跪着一对兄妹。

    两人衣裳褴褛,特别是那个少年,袖子上有好几处都露出了破洞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女孩,一身碎花短褂却是干净,此刻她正紧紧咬了嘴唇,一手扯着少年的衣襟,紧紧地靠着。

    苏暖目光一黯:两人头上都插了草标。

    初冬的阳光照在两人身后的墙壁上,灰蒙蒙的墙面竟也投射出暖洋洋的感觉,可是这两个人跪在这一片橘色当中,却是让人觉出了初冬的萧瑟与寒冷。

    耳旁听得有人议论纷纷,耳听得几人正不时地用言语挑剔着这两人。

    无他,这兄妹两人完全长反了。

    哥哥长得倒是白净,斯文,

    可他那个妹子却是黑黑的,伸出的手指关节粗大,额发稀少。低着头,乍一看就是个丑丫头。

    这样的,难怪会在这里自卖自身。估计那些牙婆也瞧不上。只能做个粗使丫头,也赚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过去,散开的人们再次聚拢,遮挡了那对兄妹。

    苏暖叹了一声,放下车帘。却见帘子一掀,木青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木青咬了嘴唇,轻轻地唤苏暖,目光向车外人群处投去。

    苏暖诧异地瞧着她,木青该不会是想要?

    “木青,我做不了主的。”

    苏暖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郑国公府的奴仆要求严格,大都是家生子,几辈子的老人儿,用得也放心。只有不够的时候,才到外头去采买,但也是专门的牙婆挑了人来,统一采买,集中分配。

    梨落苑现今的下人也是小郑氏自丰台带过来的。其实原本是不够,金氏曾经拨过来几个,因为嫌弃梨落苑清苦,没有油水,渐渐都往别处去了。经了几次后,金氏见小郑氏也并没有多要,也就没有再往里头添置人手。

    苏暖母女两人也是个省事的,到了如今,也就带过来的5个人在使用。

    如今这5人的月例是府里统一发放的,她们要再添置几个人,只能是禀告了金氏,由她安排。就像木青,也是吴妈妈带过来的。

    苏暖看着木青,木青应该清楚府里的规矩,怎么就?

    “小姐,是这样的。方才那个小姑娘,奴婢瞧着,筋骨很好,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呢。小姐身边正缺少这样的人手。你看,我们把她买下来,多加培养,以后......”

    苏暖一动,示意根伯停车。她掀了帘子,见已围满,看不见那对兄妹。

    她看向木青,犹疑地:“是么?可是,还有一个?”

    方才听人说了,先前有人看中那个少年,想买了回去,却是因为那个少年执意要连同她妹子一起买了去,才没有做成买卖。

    这些能到这里买人的人,也是不甚富裕的,买个少年已经是不错了,是看中他年岁稍大,有一把子力气。现下要搭上个黑丫头,当然不乐意。而且,据说要价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苏暖换了袍子,下车。

    木青紧紧跟在身后,眼里有着紧张与欣喜。

    这当口,似乎又有人上前问价,遭到拒绝后,恼羞成怒,当场就言语无状起来,少年涨红着脸,也不与她分辨,这是紧紧抓着妹子的手,不松手。

    女孩因为连番的遭嫌弃,更加害怕,只紧紧地抓紧了哥哥的衣襟,整个人都挨了过去。

    少年只是回头瞧了瞧妹子,安慰地笑一笑。

    苏暖忽然心中一暖:这就是家人。眼前这个哥哥对妹子的呵护,她不由想起了闵春芳。

    相必少年此时的心情与自己当时是一样的罢?自己何尝不是卖入皇宫?只是去处不一样罢了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站定,附耳对木青说了一声,木青欣喜,挤了进去,伸手摘下了两人头上的草标。

    众人“咦”了一声,见木青身后的苏暖,就了然。

    苏暖站在阳光中,秀眉微扬,唇红齿白,一个丰神俊朗的小公子。

    就那样微笑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少年张成和妹子菊花这一刻起,就深深地记住了这样子的小姐,她们兄妹的恩人。也是她们日后的主子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前行,两兄妹跟着车子往前跑。前面不远就是西街,到了苏艺轩。

    苏暖把他们兄妹安置在这里,这是她与木青商定的。

    兴儿与张成住一块,菊花也留在铺子里。

    两人趴在地上,重新见过苏暖。

    苏暖望着地上的两人,细细问了。

    这才知晓,两人不是本地人,原是南疆那边云和镇的人,是随父亲过来做生意,却不料,父亲生意失败,欠下不少银子,缠绵病榻,3日前病死。留下兄妹两人相依为命。又逢人来催债,见实在没钱,占了房子,又要把兄妹两人赶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举目无亲,老家早已经无人。眼看父亲的尸首停在柴房,对方只限5日,搬出去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两人只有自卖自身,给父亲买幅棺木,让他入土为安。还有要还了欠的一部分银子。

    苏暖听了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吩咐张成先换身衣服,兴儿带着去了。

    苏暖望着站在那里的妹子,菊花。

    看向木青。

    木青上前,拉过菊花对苏暖说:“小姐,奴婢明日就把她带到我哥哥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苏暖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菊花瞪着一双惊惶的眼睛,看着木青。

    苏暖一笑,对木青说:“好好与菊花说清楚,别吓着她。”

    菊花只有7岁,木青说了,这样的年纪刚好,可塑性强。

    木青拉着菊花往门外走,边说:“菊花,姐姐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去可好?”

    苏暖哑然失笑,一向少言的木青,竟然也有如此风趣的一面。

    木青紧紧抓着菊花的手,目中有着难得的温暖。

    十三年前,城东长平街上,也跪着一对兄妹,头上插了草标。chapter;